余祥文,被业界誉为“中国第一外贸操盘手”。 现任福建省国际电子商务中心高级顾问, 凯盛投资高级顾问,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特聘名誉主任。 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网上贸易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曾为几十家大型贸易企业提供网上贸易咨询服务和解决方案, 并被多家大型企业特聘为高级营销顾问。

小厂做成作坊,作坊也要关掉,服装加工厂路在何方?

外贸B2B admin 65℃

小任从上海到杭州开厂有快10个年头了。刚开始那两年工厂一直开得红红火火,最多的时候有100多车工。凭着自己的技术和能吃苦的精神在杭州也买房买车了,但前年我去那边的时候,厂房还是原来的那么大,但车间明显缩小很多了,工人也只有20来人。今天打我电话跟我说今年只留了8个车工在做,但就是这种作坊式的小厂也维持不了了,说是杭州乔司已经在整治低小散差的小型工厂了,他下月就要关掉厂房了。

其实像小任这样的情况这两年在服装圈也都比比皆是。服装工厂比较上规模的在长三角这边现在还能活下来的确实不多了。毕竟现在的订单都是越来越小,这样也导致以前的那种大批量大流水操作很难生存,很多服装厂工人就从大厂出来,买几部机器组织几个人就可以弄个小型作坊式工厂了。

这些从事服装加工的小老板只要品质保证订单稳定,每年的收入应该比上班还要强点。其实很多大厂接来的订单相当一部分转到这些小作坊了。从市场角度来说,这种小型工厂应该也是顺势而为。但政府部门认为这些私人作坊无证无照,不交税不交社保,不符合消防安全和环保等标准,往往都把他们列为整治清除对方。这些小老板现在的境况就像菜市场边上的小摊贩,经常要跟城管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无独有偶,在广州江夏村,一条村里“藏着”1200多家小作坊!而这1200家小作坊最近也遇到了上述的情况。

1.jpg
江夏村是黄石街面积最大、来穗人员最多的一条城中村,有近15万登记在册的来穗人员,2600多栋、6万多套出租屋。因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捷,这里的出租屋一直备受外来人员的青睐。

然而,在不少出租屋里,却存在不少以服装加工为主的小作坊,甚至形成了集裁床、裁缝、绣花、印花、压褶、辅料垫、钉扣、拉链等为一体的产业链,在村内盘踞了十几二十年。这些小作坊大多工作环境差,从业人员安全意识淡薄,作坊内每天衣车轰鸣、碎布飞扬,因此带来的消防安全、噪音污染、工业垃圾,让周边居民苦不堪言。

经深入摸查发现,该村内的小作坊超过1200家,生产工超过2.5万人。初步估算下来,平均每两栋出租屋里,就有一家民宅办厂或小作坊,数量惊人。

“这些年,我们一直对小作坊进行不间断整治,但关停一家,它就会在村里另租个地方再开,想根治太难了。”江夏村相关负责人说,这些小作坊比较难发现,而且很多村民只管将房子租出去,根本不知道对方租来干什么,有的房东一年到头也不会去房子里看看。

“我的房子离地铁口比较远,之前签了3年合同,都是谈好价钱留了身份证信息就租出去了,没想那么多。”村民李叔告诉笔者,现在房租都是在微信、支付宝转账的,没什么事,房东也不会上门去打扰租客。而小作坊经营者曾先生则认为,自己制作的衣服主要销往沙河、白马等服装批发市场,小本买卖越来越难做,如果去正规工业园区租场地成本太贵,“躲”在民宅是不得已的选择。

上述负责人告诉笔者,村里的小作坊多为服装加工作坊,规模小的只有两三台缝纫机,大的有十多台,小作坊里的各种边角料很多,垃圾常常就近倒在路边,给村里的环卫保洁造成了很大压力。“多的时候一天有十五六吨的碎布垃圾。”

对此,去年,一场声势浩大的小作坊整治专项行动,在江夏村全面铺开。

微信图片_20190417143503.jpg
① 工作人员对小作坊进行清理整治。
微信图片_20190417143508.jpg
② 工作人员对制衣小作坊进行取缔。

截至目前,小作坊整治行动共查封51间(栋)房屋,强有力的整治,不但深刻影响着村内近1000名出租屋主,也对2万多名服装加工小作坊经营者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

“刚开始我还抱着‘整治一下就会消停’的念头,没想到他们来真的,天天都有行动,本想着凌晨开工还是被发现叫停了。”一名在江夏村做了10多年的制衣小作坊经营者告诉笔者,在多次收到限期整改通知书以及听到周边有老乡不配合被行政拘留后,自己也意识到了错误,决定找地方搬走,现在在街道的引导下搬到了正规厂房,“虽然成本增加了,但胜在规范,不用日夜担心会被查到。”

解说:新旧动能转变,服装行业会从劳动密集型会转到资金密集型,单位产出人工的成本会越来越低,导致进入的门槛越来越高,转型升级过程中没有资金投入的小企业会被逐渐淘汰,但好的另一方面,工人的单位工资会稳定提升,企业主也有剩余的资金会给工人交上五险一金,单件服装的成本会越来越低,增加了服装业的出口竞争力。

转载请注明:外贸操盘手余祥文 » 小厂做成作坊,作坊也要关掉,服装加工厂路在何方?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