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祥文,被业界誉为“中国第一外贸操盘手”。 现任福建省国际电子商务中心高级顾问, 凯盛投资高级顾问,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特聘名誉主任。 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网上贸易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曾为几十家大型贸易企业提供网上贸易咨询服务和解决方案, 并被多家大型企业特聘为高级营销顾问。

停产潮突袭中小电子企业,因为这个小零件!

外贸B2B admin 37℃

“我们这些小公司现在很难买到货,交货期至少10周,有些产品甚至无法约定交货期。此外,现在消费电子用的电阻比汽车用的卖得还要贵,中小企业只能抢着备料,但还是买不到。”

这是终端厂商对于近期愈演愈烈的电容、电阻等被动元件涨价、缺货而倒出的苦水。

电容和电阻等被动元器件是电子工业的黄金配角,我们日常生活中接触的所有电子产品,手机、电脑、家用电器等等都离不开这两样最基础的元器件,而且用量极大。多年以来,这两种元器件的价格都相对稳定,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电阻、电容的价格大幅上涨,一些型号的产品价格甚至翻了几十倍。

涨价面前,小型厂商几乎完全没有话语权。

比起涨价,更让企业担心的是如今市场上非常严重的缺货,一些中小电子企业因为缺料被迫停工,缺货或延续至2020年。

缺货与涨价恶性循环


刚开始的话会有对应的、正式的一个涨价通知出来。通知了我们说会有涨价这样一个动作,现在基本上没有了。对应的单价不接受,那你就没有货 。

——广东省东莞市某电器生产企业采购人员


以前随时下订单都有,现在要提前一个月、半个月下订单才行。现在拿不到货,所以面临后期的市场采购很麻烦。因为你现在就是打了钱过去,也拿不到货。

——深圳市凯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蔡成凯

蔡成凯的工厂位于深圳市光明新区,主要生产电池、移动电源等产品。一个小型电池组件里面,需要五六个电阻和电容,大的则需要几十个。而从去年开始,这些基础元器件不断涨价,给毛利率原本就不高的电池厂增加了很大的经营压力。

缺货的大环境下,电子行业的运行秩序也受到了影响,企业好不容易签上的订单几乎没有效力。就算合约限定了交货期,中间商一样可能拿不出货。就算能拿到货,交易价格也要按照拿货时的行情,而不是按订单上的合约价格。涨价面前,小型厂商几乎完全没有话语权。

缺货又进一步加剧了价格的上涨,二者恶性循环。

为了留住大客户,一些电阻电容的生产厂家和中间商,都会优先供货给大型下游企业。有被动元件大厂的人士这样解释,现在被动元件大厂都优先保证苹果、汽车电子等大客户、高端产品,需求最大的中小客户很难拿到常规产品。

中等和小型规模的工厂为了订货绞尽脑汁。在电子制造大省的广东,有很多规模以下的电器、电子产品加工厂,正因为缺料被迫停工。

中国电子元件行业协会秘书长古群说,持续的缺货以及交期的大幅拉长,必然影响电子整机产品的生产,目前受影响的行业有集成电路、芯片内置、5G基站、液晶显示器、智能手机、安防、汽车、家电、无人机等。尤其是对于一些劳动密集型的较低端产品影响较严重,比如生产LED灯带、低端充电器、电源等产品的小企业,许多都由于无法采购到片式阻容元件而停产。

日前,旺诠科技(昆山)有限公司通过邮件向经销商透露其最新报价

导火索是谁?

小小的电阻电容缺货竟然产生了这么大的影响,那么这次缺货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缺货的状况为何又如此难以缓解呢?

MLCC,多层片式陶瓷电容器,是电子产品中最常见的电容器件,也是本次缺货最严重的产品之一。目前,全球最大的MLCC生产厂家主要集中在日本、韩国及中国台湾地区。

深圳华强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湘海电子董事长杨林说,“我们代理日本村田的产品超过20年,这次电容器的缺货,是20年来所从来没有过的严峻形势。村田是在2017年,对某一些大尺寸的型号,做出了减产或限产的决定,所以就拉开了整个缺货的这种紧张的序幕。”

近年来,受电动汽车、工控等行业发展带动,MLCC产品需求量迅速增加。供需失衡成为涨价的核心动力。我国是MLCC最大的消费市场,每年的需求量占全球总量的七成左右,2017年的进口金额达56.2亿美元,需求巨大。然而能够量产MLCC的本土企业只有宇阳科技、风华高科及潮州三环集团三家稍具规模,所占总产量不足8%。

生产工序繁琐,精细度要求高,前期设备投入大,一系列的原因导致MLCC生产成为了一个高门槛的行业。近年来,大型企业之间的过度竞争又将产品毛利率不断拉低,产品单价越来越低,企业连续出局,最终促使整个行业参与者越来越少。

6月,瑞士信贷在对MLCC大客户进行访调后得知,日系MLCC厂已开始和所有的客户展开涨价协商、再要求调涨20-30%。

中国电子元件行业协会秘书长古群表示,目前日本、中国台湾、大陆企业都在扩充MLCC产能,但由于生产设备主要从日本进口,设备交期是18至24个月,因此估计2020年前,还解决不了缺口问题。

炒货成风,恐慌抢货


有些原厂,可能是某些工厂现在实行的,相当于是垄断,然后它把价格抬高,他们的保安说,仓库里的货是堆都堆不下,有些货就是卡着不发,或者是有些就不包,就不封装。不封装,就查不到我的成品。

——广东市深圳市某电子元件代理分销企业负责人

一些从事代理分销多年的中间商说,囤货最严重的是一些仍在生产大尺寸电容的厂家,为了推高产品价格,囤货不发,扩大了市场缺货的状况。

压货的同时,部分厂家还对产品进行了竞价销售,为了拿到货,中间商加价抢货,而在拿到产品之后,也会以同样的策略高价卖出。更为严重的是,还有一些非业内资本加入炒货大军。

与此同时,由于担心断料影响生产,一些资金还比较宽裕的下游企业都尽可能地多做备货,以前最多储备5天生产的用料,如今储备了60天的量,企业仍觉得心里没底。

中国电子元件行业协会秘书长古群认为,这轮涨价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下游整机市场恐慌情绪迅速蔓延,各渠道商及终端客户商恐慌性地抢货备货,最终非理性地推高了片式阻容元件的价格。

不止电阻电容,由于上游材料价格逐年上涨,且近几年没有新增产能,陶瓷基板价格酝酿调涨。比如前段时间陶瓷基板厂九豪松口,在新订单就开始采用新价格,涨幅约5-15%。

电镀材料方面,首先是原材料的短缺、涨价,再到近千家电镀厂停产;很多客户拿着现金在电镀厂等不到镀货;再后来雪上加霜的“环保督查门市”谣言,使得大部分商家都变成了惊弓之鸟,贱金属还是贵金属很多都上涨50%以上。

加上因受上游的“冶炼、氧化、抛光、喷漆”相关工厂的停工,亚克力、铝材配件纸箱等材料或缺货或涨价。

转载请注明:外贸操盘手余祥文 » 停产潮突袭中小电子企业,因为这个小零件!

喜欢 (0)